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>>天涯旅人>>

共有 423 位读者读过此文 【选择字体颜色】: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    【双击自动滚屏】【图片滚轮变焦】

东村掠影(陈友良)

发表日期:2021年12月21日   作者:陈友良 【编辑录入:base

大雪前三天,去了一趟太湖西山的东村。

我们是从村西头进去的。村头的白山墙上,竖着写的“东村古村”四个黑字,沉稳而不张扬。村子是开放的,游客可以自由进出。

古村的主干道由石板和砖头铺成。我们循着满是坑洼痕迹的石板路,感受着来自久远年代的呼吸。

首先看到的是徐家祠堂和敬修堂。两堂相邻,都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敬修堂是西山现存最大的古建筑,真想好好看看,可惜门关着,进不去。所幸路旁树上挂着的石榴,在微风中晃荡,似乎在友好地和我们打招呼。

院墙灰白斑驳,街巷古意沧桑,民居紧密相连,古建穿插其间。学圃堂、绍衣堂、源茂堂等等,共有二十多幢明清建筑。这些建筑门前的标牌上都有显目的“苏州市历史建筑”字样。这些“堂”门多关着,常年无人居住,大门油漆剥落,有的屋檐似已撑不起岁月的重量,随时有坍塌的可能。

那些普通的民居,门也多关着,似乎决心要将历史的陈迹隐藏起来。但门前往往有雕刻精美、纹饰繁多的抱鼓石,显示出主人当年“非富即贵”的门第地位。

抬起头,惊喜地发现,路旁高大的枇杷树上,已是百花盛开,蜜蜂正嗡嗡嘤嘤地忙着采蜜。才是初冬,感觉已是一派春光。

石板路两旁的小巷,有的高墙耸立,枯藤老树探出头来;有的墙上满挂爬山虎,经霜后红绿相杂。它们为静寂的村落带来了若干生气。

走到省级文保单位栖贤巷门时,有几个游客正在为“棲”字读什么音争论不休。“棲”是栖字的繁体,抢眼一看,还真有点像个“楼”字。

路旁的桔子树上,桔子像挂着的红灯笼。树下围了网,养了不少的鸡鸭。这些鸡鸭一点不闹,惊人的安静,像受过训练似的。

忽见小巷的尽头有几丛鲜艳漂亮的菊花,我赶忙走近去拍照。菊花旁的一只黄狗对我吠了两声。但也就两声,像是打招呼,然后就自顾自休息去了,懒得与你过不去。

难得见到居民。倒是经过敞开的大门时,都能看到院内花坛里开着的各种颜色的鲜花。在一处院落的近旁,并排着两口石井,看上去有些年头了。井里的水还有些波动,该是有人刚刚用过,顿觉多了些鲜活的气息。

街巷的尽头就是太湖了。蓝天,碧水,白鸥,加上不远处岛屿的灰色的倒影,风景十分迷人。

我们从原路返回时,敬修堂的门开了。进了大门,六进房子,有五进可以一眼看到头。厅堂宽敞高大,虽已古旧,但掩饰不住其富丽堂皇的气派,内有四座砖雕的门楼和多处花窗,雕刻皆精美绝伦。

敬修堂的创建人名叫徐联习(16841753),是清乾隆年间的知名儒商。敬修堂的最后一进叫凤栖楼,常年关着,其与乾隆皇帝颇有些瓜葛。

凤栖楼关着的是金屋藏娇的传说。话说当年乾隆皇帝下江南,微服私访时相识了西山岛上一位姓殷的村姑。村姑不仅貌美如花,而且知书达理,乾隆一见钟情。不久殷氏怀上了乾隆的骨肉,但碍于她是汉人,满汉不通婚,不便带回皇宫。为掩人耳目,乾隆只能让她假装和徐联习的儿子徐伦滋结婚。徐伦滋奉命匆忙和殷氏拜了天地,没入洞房就离家做生意去了,从此一去不归。

殷氏为乾隆生下一个女儿,也应为公主身份。因此乾隆派人在殷氏居住的凤栖楼的十二扇落地长窗上,雕刻了代表十二个月份的十二条腾云驾雾形态各异的龙,表示君王时时相伴。后来乾隆再下江南时,都从木渎乘船到西山来与殷氏母女秘密相会。

因了这美丽的传说,敬修堂也成了影视剧的拍摄基地。《桔子红了》《庭院里的女人》《风雨雕花楼》等电视剧都在这里取过景。

就要离开东村了,回头一看,还真有点不舍。这才想起东村村名的由来。东村始建于秦末汉初,因商山四皓之一的东园公唐秉隐居于此而得名,原名东园村,简称东村,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。

到过东村,感觉古风扑面,舒心的幽静。这里,一砖一瓦,似乎都散发着岁月的气息;处处景观,都触动着你遥远的情思。时间在这里浓缩,像极了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,不习惯喧嚣,不介意烟火,和古朴有关,与名利无缘。

0
  • 上一篇:穹窿山揽胜(吴兴国)
  • 下一篇:行走乌镇(桂林芬)
  • 相关专题:

  • 专题1信息无
  • 专题2信息无
  • 相关文章:
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  • 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[相关评论无]

    发表、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

    | 网站地图 | 联系我们 | 帮助中心 | 图片新闻 |